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长篇小说 > 正文

大好人 大坏人-

时间:2021-04-05来源:激点文学网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和他不期而遇了。
  我们这次相会,是在县城的一家私人小旅店里。都是前来参加自学考试的。因为是老同学相会,在看书之余,免不了要寒暄上几句。
  如今已是为人夫、为人父的人了,话题自然要涉及有关家庭的琐事。别后的日子虽然不太长,算起来也有十几年了。岁月的洗礼,抹去了少年时代的天真与青年时代的朝气。他的额头上被无情的岁月刻上了深深的皱纹。
  他外表虽然长得不是很帅气,但却是我们班上一流的好学生。
  记得那年高考预选,他曾创造了辉煌,预选成绩闯入了前五名。按照惯例,他进入高等院校,是坛子里捉鱼,稳操稳拿的。于是,老师赞许,同学羡慕。当时的他好不威风,确实风光了一两个月。
  然而,命运却阴差阳错。高考成绩下来,让大家都感到很意外。我这个在班里没有名气的差生捞了个师专,他这个人们心目中的才子,却出人意料地名落孙山了。
  说起以后的日子,他说他复读了整整八年。周围有名气、无名气的中学,他几乎都上了过来。然而却一而再,再而三地连连失败。
  复读了整整八年啊!其中的酸甜苦辣、思想压力是难以令常人想象的。最后以失败告终,所有的梦幻都被无情的命运打碎了。
  无奈之下,他只有回乡务农。这时的他,已年逾二十八岁。在那时的山村,是名副其实的大龄青年了。只好由父母作主,与同乡一个比他小五岁的女青年匆匆结婚,算是有了生活的依托。
  后来呢?他说他几乎一年四季都外出打工,游荡四方。
  然而,命运却偏偏戏弄生不顺时的人。妻子一连生了四个姑娘。这可是那个年头最烦人的事。因为在传统思想笼罩着的家庭里,男孩是全家唯一的希望。即使做父母的不想生也无可奈何,因为自己做不了主。家庭成员的讥讽,社会的闲言碎语,会让你抬不起头,这是一种让人难以承受得了的压力。
  于是,为了能传宗接代,为了不专治羊角风专科医院断自家的香火,为了不再遭受别人冷言冷语的诽谤,他又只好将妻携女,过起流浪的生活来。这是为了生男孩而迫不得已的唯一行动。
  老天不负苦心人。终于在又生了两个女儿之后,第七个孩子生下来是男的,圆了大家的梦。
  转眼间,时光又流失了五年。这五年中可忙坏了这对夫妻。
  为了生男孩子,他们整整奋斗了十年。
  回到家里,江山依旧。在短暂的欢喜之后,向他接踵而至的是生计的重压。大的两个孩子该上学了,需要花一笔开支。小的几个仅是吃穿,就够他的负荷了。况且,年迈的父母也需要他来瞻养。
  这时,他又要抛下这一大家老小,到外地去打工。不过,这一次是独自闯荡江湖。那个年头的打工,和如今可不一样。有时候累死累活给别人一年四季干活,到头来老板说没钱,只好含着眼泪默默离开。否则,多嘴几句就要挨打,弄不好连脱身的机会都没有。
  大年除夕才回家,从老大到老六,一顶头巾,一双袜子,算是过年的新装。只有掌上明珠老七,在市场里转了一大圈,才买到了一套廉价的衣服。称上两斤白砂糖,买上一包黑砖茶,这就是对一双老人的敬心。
  回家进门,在妻子的严格审查和盘问下,只有向她如实交待:这一年几乎是给人白干。妻子的脸一下子由晴转阴。在这大年三十日图个吉利,石头大了绕着走。拿上给老人们准备的年货,悄悄溜了出来。还是到两位老人的屋中避一避火候再说。想必两位老人一定会理解自己儿子的苦楚。
  走进老人的屋里,炉子里的火灼得比较旺,屋内暖烘烘的。见儿子进屋,手里只提着一个小包,两位老人心里就不踏实了。老母亲走过去打开包,看见仅是那两样东西,面部表情就不那么好看了。老父亲虽然没有表现出异样,可像拉家常似的盘问开来:这一年去了哪些地方?挣了多少钱……尽是些他不想听到的问题。到底是在闲谈还是在盘问,让他好不烦心。
  问着问着,老父亲靠着被子睡着了。时断时续癫痫专治医院的呼噜声为他解了围,喝了母亲递给的一杯不冷不热的茶,就匆匆出来了。
  在家过了三天年,妻子嘟囔了三天。真是受不完的窝囊气,还是到外面转悠转悠。
  走出家门,看到别人家的孩子一个个穿着崭新的、兴时的、高档的衣服,兴高采烈地又蹦又跳。而自己的孩子却连一件廉价的新衣服都穿不上,虽然孩子们也都又说又笑,掺和在别的孩子当中玩个痛快。然而,作为父亲的他,心里却好不难受,自觉惭愧。
  这三天年,让他觉得时间仿佛像凝固了似的,好漫长啊!
  三天年过后,又要打起行装出门了。
  这一次他狠下了决心。听说西藏打工工价比较高,他没有考虑身体是否承受得了,就毅然决定上西藏。到了西藏,在这块人生地不熟的雪域高原上,他拼命地干活。一直坚持了三年。在这三年中,他除了给家中寄去一些零花钱外,很少跟家人联系过。在这三年中,他牢记一个信念:挣不上钱,决不回家。
  他在这块陌生的土地上整整苦熬了三年。
  也许是时来运转,也许是老天动了怜悯之心,终于让他在这里挣了一些钱。谈不上发财,但他已心满意足了。
  这三年中,家乡的山山水水时时萦绕着他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回乡之情欲切。
  又到了农历腊月二十八,他再也抑制不了回家的心情。就这样,他又搭上了回家的客车。
  一踏上故土,他立刻觉得这里的一切都特别亲切。家乡的山特别秀丽,家乡的水格外清醇。要不是正值寒冬腊月,他真想跳进这清醇的泉水里,沐浴家乡的亲情,洗去满身的污��,连同那萦绕了他数十年的烦恼和忧愁。
  这一年,他过了一个欢乐年。似乎在他的人生之旅中,这还是第一次。几乎每天都能醉生梦死的过活,因为他有了钱。
  然而,好景不长,还没有出正月,烦恼又来了。
  他点了一支烟,猛抽了两口,接着又说。虽然挣了一点钱,可还是没有把他的烦恼抛掉。
 乌鲁木齐哪里治疗癫痫 考虑到一家十几口大小老少的生计,他不能把自己的钱全部花光。需要精打细算,不能挥霍无度。这样决定了,也就这样开始了行动。于是,一连串的不顺心的事也就接踵而至了。
  先是父母亲整天没完没了的唠叨:别人家的儿子对姐妹亲戚怎么怎么好,给了多少钱,提了多少珍贵礼物,吃给了什么好东西……接着是妻子不停地埋怨:一开口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如何享足了幸福,自己的孩子如何寒酸。别人的妻子如何清闲,自己一年四季忙个不停,连梳头洗脚的功夫都没有。累死累活地干,到头来连件像样的衣服也穿不上。……
  这时候,他只能充耳不闻,乖乖地变成了一个能说话的哑巴。
  尽管自己这样憋着气当哑巴,还是过不上几天安宁的日子。
  开始,是婆媳两代人的比鸡骂狗,接着是大吵大闹,摔碟子砸碗。眼看着就要爆发世界大战了。虽然他不是参与者,可他心里明白,这一切都是冲着他来的。祸源只有一个,这都是他无能,这都怪他没钱。
  有一天,又是一场海湾大战爆发了。战争的导火索是儿子要一包方便面。因为他没有零钱,一包方便面八角钱,怕把这一元钱给了儿子,儿子会把剩下的两角钱乱花掉。因此,就没有给儿子。可儿子嘟囔着硬要。他随便呵斥了一声“没钱!”这下可闯下大祸了。从来没有被呵斥过的儿子,哭喊着去找他妈妈诉苦。妻子听说儿子要买方便面他没有给钱,正好找到了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。
  她怒气冲冲地拉着孩子向他扑来。大声质问他:“你的钱哪去了?你连一包方便面都不给孩子买,你到底想富谁?”
  他一听,话中有话。其实妻子这样高声叫嚷,是想让上房中的两位老人听到,给两位老人胀气。糟了,这些话真的让两位老人听到了,这下可激怒了两位老人。于是呀,就是没完没了的争吵。一桩桩有的没有的事都骂了出来,真是骂人没好口。
  他先劝两位老人,他们不听。接着又劝妻子,可妻子越来越上劲。于是,他也被激怒了,呵癫痫病在那里看好呢?斥妻子,可妻子哪肯罢休,他的话犹如火上浇油,反而让她骂得更凶了。
  他忍无可忍,举手给了妻子两个嘴巴。
  这下可闯下大祸了。妻子哭着喊着说要死给他看,幸好邻里听到,赶来相劝,折腾了一大阵子,劝的劝,拉的拉,总算熄了火。
  可谁知灾难还在后头。
  两位老人一气之下去了东村的小女儿家,走时甩下一句话,说是再也不回这个家。
  妻子也领着儿子,哭哭啼啼地回了娘家,至今未归。
  于是,在这些日子里他又是当爸,又是当妈,伺候着其他几个孩子。白天累死累活干农活,晚上夜深人静时还要偷偷看看自考内容。他真不明白这样的日子何时才到尽头。
  就这样还不够。两位老人在几个妹妹、姐姐家过着流浪的生活,总有一些不好听的话从几个亲戚那儿传出,都说他一直向着妻子,不养老人。妻子回到娘家,住了些日子。岳父母逢人便说,这辈子算是瞎了眼,把女儿嫁给一个无能的穷光蛋,连妻子儿女都养活不了,真是把女儿推进了火坑。
  还有社会上许许多多的流言蜚语接踵而至,让人不堪入耳。真是狗追下坡狼。他成了这个世界上的一个大坏人。
  他又点了一根烟,自惭地抱怨说:“唉,要是当时把一元钱给了孩子,也许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。”这些说来道去,都是他的错,都是一元钱惹的祸。
  我打断了他滔滔不绝的演讲。我说比起他来,我的人生之路是一帆风顺的。那年从高中考入师专,两年很快就过去了。接下来就在一所山村初中任教,没有找对象的烦恼,也没有家庭琐事的困扰,自自在在地生活了几年。
  在这几年中,我几乎把所有的工资都全盘托出,除了个人简朴的生活费用外,全部用于应酬各种开销。
  妻子尊敬我,亲戚朋友喜欢我,邻里乡亲夸奖我,姐妹兄弟表扬我,老人们也对我很满意。回过头来一想,虽然多年来囊中羞涩,自己却成了这个世界上的大好人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